追蹤
※荒城廢墟%斷垣殘壁※
關於部落格
Baroque巴洛克/Classic古典/Gothic歌德/Preppy學院風/Punk龐克/Rococo洛可可/Steam punk蒸氣龐克/Victorian維多利亞風/Spiritus鬼靈精怪妖魔巫
  • 1088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ZERO【METRONOME】Note Crotchet #26

  「高興?」
  「應該說,鬆了一口氣。」我跟隨男孩後方,十一歲的背影已逐漸與我同高。
  「為何?」
  「嗯,怎麼說,我實在沒辦法自然融入她們的圈子。」
  「下次拒絕?」
  「不行啦,」我忖度一會兒,緩慢解釋:「不輕易婉拒邀約,這樣才能從小嘉的朋友口中瞭解她呀。像你的話,只能從老師那裡知道大致情況而已。」
 
  「……」男孩突然打住腳步,我差點兒從身後迎面撞個正著。對方轉過身來凝視自己,原就毫無表情的撲克臉孔,溫度忽然急遽驟降,霜凍逼人。
  「怎…怎麼了?」霎時有感一雙寒意橫流的眼神,我有些驚惶。
  「現在很好。」
  「……呃?」
  「沒。」
 
  賓突然提起腳步又繼續往前,他時好時壞的脾氣讓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大概剛才提到極度排斥的事物了。想起數日前早晨用餐時刻,賓突然推開只嚙食兩口的帕里尼三明治,轉身就對著女侍小姐發牢騷,雖然『難吃』措詞非常簡單,不過他表情的氣勢可令人不敢領教。小嘉無所謂地留置現場繼續用膳,我則離開座位把弟弟帶離飯廳,希望那些話,女侍小姐別放心上。
 
  「你怎麼可以這麼說。」
  「事實。」
  「表達感想必須注意場合。」
  「為什麼?」滿腹疑問遍布對方的顏面。
 
  「剛剛那樣很傷人。」
  「……」
  「知道嗎,不可以那樣說。」
  「……」
  「呃,Did you hear me?」〈你在聽嗎?〉
  「… …Yeah.
 
  「……怎麼了嗎?」
  「See, 」弟弟靜寂幾秒,才緩慢地接下去:「I told you so.」〈看吧,我早告訴過妳。〉
 
  五官細巧卻宛若極地永凍層,其上又多浮現幾條稜線。他僅僅淡漠瞟了一眼,隨即直接轉身就走。我急忙從背後伸手攔住對方──正確來說,是整個身軀前傾,最後牢牢抱住──企圖阻止男孩揚長離去。
 
  「停,等一下……」
  「… …What?」〈幹嘛?〉
  「別這樣。」硬是攫住雙肩,將他轉回半圓形量角器的度數面對面:「把話說清楚。」
  「No talk, no one hurts.」〈不說話,沒人受傷。〉
 
  我露出遲疑與迷惑,因為不明白弟弟想要傳達什麼。而自己也不清楚再來如何提問,對事情才會有所助益。事實上我非常憂慮,弟弟在人際溝通和認知層面上,似乎有相當嚴重的障礙。藉機詢問過母親,她卻滿不在乎要求我別想太多。母親不甚關心的態度,自然不禁令我多作聯想,是否對生父的怨懟加諸我們兩人。
 
  管家跟女侍亦不理解詳細情況。遽聞是母親要求他們守好本分,切莫多管閒事。我從最近一位契約期滿而請辭的女侍小姐那裡得知,原來母親固定每三年定期會替換府邸服務人員,目的是控制跟家庭成員培養太多感情,真是莫名其妙,既然如此我轉向學校諮詢。
 
 
 
  「Sis,發呆?」
  「…沒,沒事。」才發現自己手裡拿著小提琴,心神渙散地漂泊至他處。練習,練習,練習……對了,數學計算的練習!察覺早已糟糕地失去了專注,我匆匆促促地完成每日樂曲習作,興奮地摸索著方才閃現的靈感。賓總是沉溺數字網絡,覺得由這裡起頭,說不定更容易探奇。
 
  「你這麼喜歡數字啊?」收拾小提琴,我放輕鬆,遮蔽提前結束的意圖。
  「嗯。」
  「那是什麼練習?」
  「我在玩。」
 
  「……怎麼玩?」我盯著紙頁上畫了數個正方形排成螺旋式迴圈,不像魔術方塊可以拿起來旋轉。
  「演算各組數列裡的x值。這幾題由費波那契數列構成,用遞迴定義理解。You see, F(0) = 0,F(1) = 1,F(n) = F(n-1) + F(n-2), draw circular arcs connecting the opposite corners of calculated squares… …this kind of shell spiral is from Fibonacci Sequence. Architects use this logical concept for building Golden Ratio.」〈妳瞧,每個經過計算且不同大小的正方形角,像這樣連上圓弧線……這種貝殼螺旋形就是費波那契數列。建築師用此邏輯概念來建造『黃金分割』。〉
 
  「呃……?」
  「大自然中,FS計算的黃金比例普遍存在。比如說朝鮮薊、松球、樹枝生成排列……well, how to say yellow chamomile in Italian? Its flower is a typical example. FS gradually approaches the Golden Ratio, everybody knows 1.618, and this can be applied to music… …」〈……嗯,黃色洋甘菊的義文怎麼說?它的花是典型例證。費氏數列推算近似於黃金比例,大家都知道的1.618,可以應用在音樂方面……〉
 
  弟弟又再度讓我萬分驚訝。鮮少見他神采奕奕,口若懸河千里濤濤,闡述著我所不熟悉的陌生領域。縱使無法完全理解,心中卻已掌握住了部份事情。眼見機不可失,如果可以,我決定試著加入這孩子眼裡的奇妙王國。
 
 
 
  ★溝通障礙。Check
  └基礎語句文法沒有問題,但溝通交流上容易被人誤解。
  └能夠洋洋灑灑說明自己狂熱的領域。
 
  ★社交困難。Check
  └堂而皇之否定『朋友』的意義,半成機率是過去不良遭遇造成。
  └長期耽溺於私人空間。
 
  ★固執與狹隘的興趣。Check
  └喜好數字及符號的程度相當瘋狂。
  └對沒有興趣的事物直接棄置。
 
  ★其他備註。
  └情緒不穩定,時好時壞。
  └思維模式奇異。
 
  彷彿候診室等待醫生宣判結果似的,我將近期內對弟弟生活上的觀察,一五一十條列出來交給心理輔導諮詢室,當然掛著『朋友』名義。賓自尊心很強,要是直截了當要求去看心理醫生,我大概會被放逐到他的世界邊境。
 
  「詩緹菈,思維模式奇異,是怎麼奇異法?」老師讀著紙條滿懷好奇地詢問。
 
  「……比如說逛街,猶豫兩件衣服到底挑選哪件好,詢問他的意見,他會說『死了都一樣,喜歡就拿。』或用餐不合胃口,他會向服務生抗議『難吃』,大概就是某些場合應該怎麼說話,好像沒什麼概念……」我又想起那次早餐後的對話,他一臉不認公開表達感想有錯。
 
  「他覺得自己不對嗎?」
  「完全沒有。」
  「唔,有沒有發生過其他特別的事情?」
 
  「有一次我藉故進他房間,」講到侵犯隱私這裡,反倒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尖:「翻開抽屜取出筆記本裡夾的厚紙條,攤開一看是報章雜誌的部分犯罪紀實……」
  「那也是他的興趣嗎?」
  「不知道耶。他後來不聲不響地突然出現在背後,還冷冷地反問我滿足沒有。」
 
  「是盤問妳偷窺嗎?」老師輕柔地笑出聲來。
  「……好啦,好奇心重是我的錯。」這種心態克制不住,我也應該去看心理醫生。
  「嗯,真難得妳關心朋友到這種地步,如果事實按照這張所寫的情況,那麼八九不離十……」
 
  「……怎麼樣?」我情不自禁跟著老師的抑揚頓挫忐忑起來。
 
  「先別緊張。聽過『亞斯伯格症』嗎?」
  「亞斯伯格症?」
  「是一種廣泛性自閉症。患者外表跟普通人無異,這症狀跟一般自閉症不同,語言能力不一定會有問題,但對別人的溝通表達比較難理解,可以說『不太能準確捕捉到他人的情緒』。妳所寫的行為全都符合這個症狀的條件。嗯,對某幾項興趣異常熱衷……」
 
  「亞斯伯格症……」好像一直聽見自己重複呢喃。
  「別擔心,這種症狀可以調整,只是很困難,需要家人同心協力。身為家庭一份子,妳自然必須好好幫助他。」老師音調感覺平和。
 
  「可是,我不曉得怎麼……咦,老師妳……早知道了?」我剎那間的訝異。
  「嗯~這個年紀關心到家務事的異性朋友可不多見,『我朋友』確實是個諮詢好用的借代詞吶。」露出柔和笑容,老師沉著音調繼續:「妳說他對數字跟符號很有興趣,那麼妳對他這方面瞭解多少?」
 
  「後來有去他房間閒聊,呃,這次不是偷偷的哦。」
  「有發現什麼嗎?」
  「他說數學厲害絕非自誇,我把被書堆擋住、勾在角落裡的紀念品遞來察看,浮雕字寫著《英國數學競賽》。」
 
  「……這就是了。」
  「咦?」
  「老師建議妳,還是找機會帶他去看心理醫生做診斷,比較準確。」
  「……但、但是?」
  「父母親不知道嗎。」
  「他們知道……只是我也想弄清楚。」讀取老師眉毛皺起,自己一陣心虛。繼父忙於杜拜經營的生意,幾乎無暇回國,而母親則是……
 
  她滿不在乎的態度,到底是什麼意思!
 
  吃了秤砣鐵了心,向老師道謝欲離開之際,我已斷然決定用個人的方式處理。如果沒有人能依靠的話,就拿出勇氣武裝,要求衝鋒的自己變得堅韌。與弟妹相關的事情我早答應過她,所以自己會想辦法解決。無論如何,我拒絕放棄生命中剩下的這兩個人。
 
  「詩緹菈!別忘了他的天賦。」
 
  報以微笑來回應老師溫柔的提醒,事情總會有轉機和希望,而我會更加勇敢。
 
 
 
 
 
 
 
 
 
 
 
 
 
 
 
*自家引用:
 
*活動出自:《ZER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