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荒城廢墟%斷垣殘壁※
關於部落格
Baroque巴洛克/Classic古典/Gothic歌德/Preppy學院風/Punk龐克/Rococo洛可可/Steam punk蒸氣龐克/Victorian維多利亞風/Spiritus鬼靈精怪妖魔巫
  • 1088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ZERO【Ornaments】第十四拍

*詩緹菈*

  恐懼遏制不下怒火,詩緹菈沒打算對仇家仁慈。她繼續放任對方流血、痛苦、哀嚎,冷眼旁觀一段時間,直到對方意識轉弱,她才冷漠開口,要求對方道歉。



  本身敢作敢為的詩緹菈不會完全容忍下過去的憤懣,既想看對方得到一些教訓又必須讓自己處在安全狀態,此時景況無疑頗佳。即使被對方逼得死活不能,她也沒有殘忍到自主性反逼對方,只是選擇成為時間的幫兇,在對方越發虛弱的痛苦時刻,給仇家一點選擇權。「跟我道歉。」對方如何展現對這句話的誠意,是她考慮救不救眼前人的標準。



*史考賓*

  審視仇家,史考賓在心中檢閱衡量一番,稍後施予簡易醫療,好確認對方不至死亡,他就將對方帶離現場並禁閉到密室,開始探究背後秘密。



  以探究世界為樂的史考賓,性格偏激執著於事情真相、人類心理,及人所制定的公義觀。一邊好奇地觀察研究人類生心理反應,一邊讓對方受到凌遲處分。與其說懲罰折磨是報應,不如說仇家或犯罪者(起碼不配活著),對他而言是另一種實驗品,直接發洩憤怒至少還侷限於人類心理範疇,然而他在這方面冷血的比較像精神變態。如果遵從他的話告知實情,仇家存活的機率至少有八成,畢竟史考賓索求想掌握的事實,對沒有意義的爭鬥會選擇迴避,不過他常刻意詢問自己早已明白的事來測謊,不誠實的回報會換來更多的苦刑(實驗樂趣)。



*雷倫佐*

  「人生如賭,不如我們來玩個遊戲?摸到我腳邊,就拉你一把。規則是現在起每三秒鐘你不移動,我會開一槍,怎麼樣?遊戲總要有點風險才好玩嘛~」雷倫佐不由分說舉起了手槍,看著仇家緩慢向前爬行,他一步一步向後退離。



  對仇家來歷沒有什麼興趣,除非高層特別交代,否則本人不太在乎。與史考賓稍為不同,前者著重拷查事情原貌的過程,而雷倫佐則以凌虐驚恐他人為樂,尤其是能充分享受遊戲樂趣的方式。遊戲輸贏一出就會給予對方該有的結果,只是必須銘記,耍老千是賭場老手的慣用伎倆,對手還必須注意他訂定條規用的言詞:過完一關,通常還有下一關。



  我把這個玩意兒PO給大家閱讀的時候,大多數選擇了D:雷倫佐的玩法,甚至還有孩子提案應該多一個E選項:直接槍斃WWW,可是我會做到直接槍斃的孩子沒有來到ZERO的企劃裡啦WWW,不知道看到這裡的各位會選擇什麼呢WWW?啊本貓我是C〈一樣沒好到哪裡去〉





*自家引用:
詩緹菈
史考賓
雷倫佐
尤琴妮


*活動出自:《ZER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