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城廢墟%斷垣殘壁※

關於部落格
Baroque巴洛克/Classic古典/Gothic歌德/Preppy學院風/Punk龐克/Rococo洛可可/Steam punk蒸氣龐克/Victorian維多利亞風/Spiritus鬼靈精怪妖魔巫
  • 10591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ZERO【METRONOME】Note Quaver #47

  我們決定長大從孤兒院離開後繼續照料彼此生活。奧麗耶塔雖然心思細膩又乖巧懂事,個性卻有點懦弱。求職對我們這種孤兒院出身,又沒什麼像樣學經歷背景的人很艱苦,有陣子應聘幾次失敗她就變得更膽怯了。聽說門岱勒宅邸待遇頗佳,女侍這類型職位又不用太漂亮的經驗,奧麗耶塔對此自然頗為心動,然而被你們家女主人以身體健康為由婉拒。好不容易千拜託萬拜託才得到聘請允諾,條件是只須專職照顧亞絲杜嘉。從小見到大你們可能沒感覺異狀,否則一般幫傭才不當隨從服侍,又不是中古世紀。
 
  亞絲杜嘉看起來朋友很多,事實上沒什麼能夠交心的對象。奧麗耶塔覺得我們兩個或許可以認識,所以她在你們家工作那段時間,常引介我們去外頭碰面。說起來你們家也很奇怪欸?父母親居然幾乎不花時間和小孩相處嗎?雙親這副德性已經夠悲慘了,枉費你們是兄弟姊妹竟然也棄她不顧,有沒良心。」
 
 
 
  吞嚥茶水後的艾儂琪塔稍微緩解激動的情緒,一股腦兒將她所知及諸多不滿夾雜一起傾倒給我們:「我還以為至少身邊有兄弟姊妹,要說寂寞應該尚且還過得去吧?哪知道你們聯手把她排除在外。哼,話說你們母親真夠不講理,工作表現優秀也照樣找理由把人辭退,奧麗耶塔不得已回到家沒多久就生病了,後來長期往返這裡跟醫院。」
 
  聽聞對方表述,感覺有些困惑與不解。這和我們面臨的實況來看似乎有些許出入?賓忽然以無所謂的口吻率先打岔:「看來長時間單方面只聽亞絲杜嘉向妳complain,歧見根深柢固累積不少啊。」
 
  艾儂琪塔不悅地瞠目問道:「com……什麼鬼東西?」
  「抱怨啊。亞絲杜嘉抱怨妳就全盤接收。」
  「事實不就是這樣?!」
  「非當事人妳又知道是哪樣。」
  「指責我說謊的意思嗎?奧麗耶塔也提過相同的狀況!」
  「她同樣跟妳告狀我們排擠亞絲杜嘉、女主人擅自開除她嗎?沒有站在正反或第三立場作判斷,妳為何篤定『排擠』不是她按照亞絲杜嘉的認知來單方面傳達,或者奧麗耶塔本人其實工作表現不佳,乾脆找藉口掩飾過錯?不妨先回答我,奧麗耶塔生病後那筆龐大的醫療費,妳們怎麼支付?」
 
  「……」艾儂琪塔,上唇緊抿著下唇不說話。賓只是好整以暇盯著對方,而我不知道如何收拾抬高些許火藥味的詰問,只好安靜待在旁邊等候。
  「醫療費來源不能說出口嗎。」弟弟持續氣勢逼人,我則對隨時可能會爆發的衝突感到緊張。艾儂琪塔再次帶著敵意瞪視我們,才不甘不願地咬字:「……五美元瘋狂。」
 
  「!」史考賓眉毛挑了一下,臉色很快恢復鎮定繼續補充下文:「然後透過管道取得來源再轉賣給他人賺取暴利差。」毫無疑問,賓直接以肯定語氣總結。
  「沒錯啦。」她目睹賓的反應後冷笑:「你好像不怎麼驚訝嘛,難道是警察不成,或者跟我一樣都同道中人?」
 
  「妳不是比我更懂嗎。」賓流露戲謔似的微笑:「還能假冒另一個身分苟活,真便宜妳。」
  「哼,你少自以為清高。」
  「能脫手嗎。」
  「要是可以就不會等到你來提醒啦。」艾儂琪塔沒好氣地反駁。
  「嗆得理直氣壯,結果還是沒什麼搞頭嘛。」史考賓一抹淡然竊笑。
  艾儂琪塔不滿地撇嘴接續說道:「所以現在應該告訴我黑手黨的計畫了吧?敢虛晃一招我可不會放過你。」
  「嗯,可惜我們得大打出手了。」賓從容地點頭。
  「搞啥?!竟敢耍我。」女子瞪大雙眸。
  「放心好了,為表敬重,我不會手下留情。」弟弟作勢摩拳擦掌。
 
  「去你的爛貨!」艾儂琪塔爆氣衝上前來再度揪住弟弟的領口,我被她動作嚇得稍微後退,而當事人卻依舊老神在在,隔著衣服扭開女子的手腕。「你們快給我滾!」打扮得彷彿奧麗耶塔的艾儂琪塔,持續爆出陣陣怒吼。
 
  「妳很猴急欸。」弟弟不快地整理褶皺的衣裝。我想起他小時候會仔細分割麵包成尺寸相等的塊狀,再依序灑進濃湯中緩慢食用。凡事都必須遵守某種不可失序的準則是他的特殊習慣。
 
  「艾儂琪塔小姐很抱歉,其實我們還不清楚追逐妳的黑手黨是誰……會前來拜訪妳不單想要查清亞絲杜嘉的事,還有其他妳並不明白的隱情。因為這些可能都導致我們必須站在同個立場互相幫忙才能避免危機。」我戰戰兢兢回應。
 
  不曉得是否會透露出弟弟不想令對方知道的訊息。至少我感覺女子應該不願意節外生枝,否則她不會刻意扮成別人以避世,甚至那樣辱罵她自己。或許艾儂琪塔感受到我的念頭,方才的衝頂氣焰漸漸退卻,她接著踉蹌向後跌進座椅,一聲長吁:「本想做到奧麗耶塔的病醫好就停止……」女子低頭以雙臂環抱住自己,聲音嗚咽起來。
 
  「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弟弟整理好儀容轉過身來對我說。
 
 
 
  「所以你們剛暗示來去的那東西是……?」心情低沉地離開艾儂琪塔姊妹的住屋處,踏上路途時我忍不住問起『五美元瘋狂』這個奇怪關鍵字。
  「妳覺得呢?」
  「……我猜是毒品吧…?」音量不知不覺縮水,我反問。
 
  「聰明。」賓深呼吸一口氣解釋道:「正式名稱是夫拉卡(Flakka),中國非法實驗室的產物,因為成本低廉又藥效迅速,所以別稱五美元瘋狂(Five Dollar Insanity),屬於策畫性藥物(designer drug)的一種。」
  「那東西利潤真的很高嗎?」
  「查過近年在美國佛羅里達州風行的相關資訊,其背後所賺取的暴利足足翻漲32倍。也就是說每公斤成本僅1500美金,利潤卻高達4.8萬美金。」
 
  「……所以也淪陷到這種地步了……」我停下腳步。
 
  弟弟因為我於是停止前進的步伐,俐落轉過身來沉默看著自己的方向,冷漠說道:「很多都市的地下社會本身就有藥物成癮氾濫的情況,米蘭只是狀況嚴重的其中一腳。別說其他國家,咱惡名昭彰的黑手黨可是擅長經銷毒品、走私槍械、威脅強奪各種作壞榜樣的組織呢。」
 
  「不,我的意思是她艱難到需要靠販毒才能生活嗎?」我目光注視著他。
  「我不知道。妳擔心她?」
  「應該多少都有吧,但最重要的是,我想知道亞絲杜嘉到底怎麼了。艾儂琪塔卻又是目前唯一明朗的線索。」
 
  「妳意思是若辣椒嬸遭逢不測導致線索斷掉的話,我們應該怎麼辦嗎?」
  「……辣椒、嬸?」我聽著令人發笑的綽號,賓對不客氣的人果真也很不客氣。
 
  「放心吧,」黃昏餘暉照耀著男性的面頰,他翩然笑稱:「辣椒嬸沒有想像中的愚蠢,很快就會跟我們聯絡了。再說,我找到了另一條更高機率能追蹤出結果的線索。」
 
 
 
 
 
 
 
 
 
 
 
 
 
 
 
*自家引用
 
*活動出自:《ZER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