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城廢墟%斷垣殘壁※

關於部落格
Baroque巴洛克/Classic古典/Gothic歌德/Preppy學院風/Punk龐克/Rococo洛可可/Steam punk蒸氣龐克/Victorian維多利亞風/Spiritus鬼靈精怪妖魔巫
  • 10651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本恐怖驚悚動漫《屍鬼》

貓的感想
 
  哦耶我補完這番了!過去聽說是小野不由美的作品因此有列入清單放置PLAY,最近比較閒才憶起,接著無意間翻到好友一年前的評筆,讓開頭簡介帶起好奇心,所以殺去補番。
 
  「死亡很平等。沒有特別殘酷的死亡,或比較能夠接受的死亡,這就是死亡之所以可怕的地方。」這是我去查小野這系列小說的標頭語。有追個人之前的心得可能會覺得這句slogan眼熟,浦澤直樹《Monster》裡面,魔王約翰也曾經提過過類似的論調:「你已經知道了吧?對任何人都平等的,只有死亡而已。」看來大作家對死亡有雷同體悟?
 
  再來我又要慣性先禮後兵~
  死亡確實是對所有生物平等,這『平等』乃從『每個有生命體終將迎接死亡』而來,除外我不認為死亡沒有殘酷差異。贊同浦澤和小野對於死亡平等的說法,倒不認同小野對於面臨死亡的解釋。沉靜地老化而死與被凌遲痛苦而死,一般希望會走到哪項?大家基本會選前者吧,選擇原因不正是因為有意識認定後者死法很殘酷嗎?
 
  別號『屍鬼』的吸血鬼們在故事裡的死法只能以斷頭、木樁刺入心臟、被陽光焚燒或飢餓終至衰弱而死,沒有安然死亡的選擇權。即使是人類也不見得能迎向安然終焉(意外等其他外力因素),但屍鬼完全只能用上面的方法帶著生理極大痛覺(屍變後仍有痛覺神經)及心理罪惡感的折磨(有的屍鬼已喪失此項)從生命舞台散場。單這點來說屍鬼滿悲哀。
 
  標頭那句完全說明我為什麼面對屍鬼這類型的吸血鬼一點都無法同情。我不會因為自己偏愛吸血鬼種族就立場導向他們,自己心理殷切期盼的是『吸血鬼←糾纏→人性』,結果還滿意外頗多讀原作小說的讀者心得常常表示這部作品越讀越火大,只看動畫我就已經感覺屍鬼不太討喜,雖然小野老師好像本意比較趨近於摹寫屍鬼的悲哀,嗯?
 
  可是這部作品描述狀況只會令人覺得人類很衰,面對比自己各方面都強悍的屍鬼,還被強迫要求施捨愛心及包容,屍鬼跟躲躲藏藏試圖希望獲得接納的弱者根本完全不同,這確實是強盜邏輯啊!稍晚講到沙子就會對於這點進行針砭。文末我會加註某位同好心得,我認為他在強盜邏輯這方面的看法闡述得很好。即使是最後為了獵殺屍鬼,人類整村放棄理智亂殺無辜者也只是變得跟屍鬼一族同等可憎,卻沒增加到我對屍鬼的同情同理。按照動畫編排,假如今天第一集播的是最終集《蔡蒐話》,吸血鬼就變得比之前更值得同情同理了。
 
  簡單話,屍鬼從最初令人同情到後來變成像是罪有應得。
 
  有些人認為轉變成屍鬼乃一種死後重生。會如此認知的人其實早已拋棄身為人的理智。暫且先不提『人食葷殺生牲畜維生』與『屍鬼吸人血獵捕人類求生』何異,就問這段話就好:「活的不像人還能以模仿人的型態自居嗎?」,答案顯而易見,當、然、不、是。整部下來我不認為主旨想表示人類或屍鬼兩方立場有難分難解的糾葛,結論比較趨向攸關自身存亡時,每個人各自的選擇。多數自私、少數奉獻。
 
  從畫風和分鏡開始聊起~個人頗喜歡看黑暗向動畫,無論題材還是畫面,只要標榜驚悚的段落若是當下沒有感覺到『強烈情緒』,或是作品非屬於後勁很強的類型,通常看完就會在腦海印象自動轉錄成自嗨我歡樂|||,即使是當下嚇得哇哇叫,之後以會因為硬拗腦補功力強大(?),莫名印象轉成萬聖那類的鬼怪歡樂向〈鬼怪表示無言〉
 
  那天辦公室獨自一人吃午餐,我座位採光明亮,剛好看到動畫播到夏野在懷疑早就死掉的小惠還像生前一樣,偷偷站在窗前跟監,那段音樂跟畫面剛出來我背脊觸電一下!死掉的小惠也沒畫成腐爛狀,只是穿著漂亮洋裝和生前一樣時髦地站在窗前,不說話但是有微微的笑聲,影子看似用頭歪斜的怪異姿勢一直看著夏野的方向──當然就是閱聽人方向──剎那間有感一陣嘔心,恨不得立刻衝出去暴打當FPS射擊遊戲〈喂
 
  藤崎龍畫風改編成動畫後,反而是增添這部作品強烈恐怖感的另一項重大要素。老實說藤崎兄的畫風改動畫……雖然很有特色但我剛開始看得很不習慣,角色確實外型跟性格都有其明確特徵,只是個人非常不喜歡這種作畫的長髮,整個糾結成坨還團、形狀又不美麗,各位同胞的髮型經常有反重力向上爆炸貌……很硬!硬到以為在看遊戲王還是寶可夢〈X〉,老妹說像紙板〈笑爆〉
 
  動畫整體運鏡還不賴,劇情節奏明快清晰,很快能引人進入狀況。眼睛的畫法,瞳孔外多加一層對比色很強的光圈玩悚懼線,或者眼白變成全黑,令我想起美國都市傳說的black-eyed children〈黑眼小孩〉。第一話才剛看到角色的眼球,就能想像出轉成紅眼在黑暗中的樣子,配上黑色人體剪影會有多噁心了,再加上大法師〈?〉般不協調且不支援正常人體的畸形移動方式就更噁,於是加深想衝上去暴打的衝動〈繼續殭屍射擊遊戲*遭毆〉
 
  角色很多,評比我概括幾個角色就好。其中分成三大主角線。
1. 頗有名望的美男少住持─靜信(其實那雙眼睛嚇退我三舍ORZ)
2. 頗有名望的霸氣衝動醫生─敏夫
3. 外冷內熱的高冷高中生─夏野
 
  少住持外表氣質文靜,內在是個糾結狂人,最後選擇站在屍鬼那邊。端倪可以從他個人副業的小說創作中發現,他心裏有兩面人格正打結,一面是大家心底灌輸上去的好形象,一面是完全做自我不在乎別人的想法,尤其他面對外場村民充滿了某種被期望的壓力。「為拯救被壓力困縛的自我,間接害死別人令事態惡化下去也無所謂,反正我得到解放。」的最佳寫照。難怪很多人討厭少住持。靜信最後變成人狼,即是屍鬼的亞種,但說穿了人狼比屍鬼還強,最後總結時再提此點。
 
  醫生霸氣入修羅拿屍鬼做實驗,完全人類派。面對屍變後的妻子恭子,直接拿來做為屍鬼生理課實驗的道具。實驗前撫著剛去世的恭子的臉蛋並以額頭碰額頭,再再顯示出情感上些微不捨卻不得不入修羅道。理智說人在死亡當下就再無復甦這種事,即便是再醒來的屍鬼也不再是原本的那個人了。恭子剛醒還沒傷過人就受盡各種實驗虐待,她仍保擁有生前意識,因此一方面承受著心理痛苦(老公敏夫的實驗折磨)一方面承受生理痛苦〈沒吸血會餓,此外由於任何麻醉藥物都無效,直接切斷血管筋脈的試驗讓恭子苦不堪言〉看了實在挺於心不忍,此處首度出現對屍鬼感到可悲的心情。
 
  關於血液相關醫療……
  動畫裡面有提到一些例如正色素性貧血,還有夜間血紅素尿症PNH的症狀。由於被害者出現不舒服症狀的情況多數會先去醫院接觸醫生,敏夫因此有機會做血液檢體測試來蒐集資訊及追蹤病況,因此片中會看見提出不少與醫學血液症狀的相關科普,雖然比較表面,但有興趣可以自行去查閱相關關鍵字。
 
  高中生在動畫改編成屍變人狼,暗地協助人類的好夥伴。我喜歡動畫版的夏野,孤高冷傲卻有顆最熾熱善良的心,而且能清楚體認自己的狀況,又很聰敏。可惜在這故事裡面就算有超強金手指OP,時機點不對也照樣必死無疑。對於自己已死且屍變相當有體認,抱持著消滅屍鬼並且自滅的覺悟,整個很感動……
 
  第一集就掛點的美少女清水惠,本身愛漂亮又自以為是的中二妹子,討厭鄉下很俗很土的緣故,對城市搬來的夏野充滿變態的執著愛,儘管個性算不上好,整體表現卻顯得有些笨拙可愛。變成屍鬼後依然自我中心向,徒有外觀造型特別漂亮。變成屍鬼後思考想保護夏野不被其他人搶先嚙食,及自己想獨佔夏野的這些層面,不免對她產生一些勉強能接納單蠢戀愛少女心的包容。
 
  整體而言第一印象知道是個愛慕虛榮兼不知悔改的混蛋妹子就不會那麼印堂發黑了,對田中薰昭姊弟很不好意思,我的確比較喜歡小惠,雖然惠這小妮子玩恩將仇報戲碼已經踩到我的雷點XDDD,若是自己大概會衝上去揪領甩她幾掌,然而她狂甩正雄這個更自我中心又狗嘴吐不出象牙的白目男更多巴掌,加上惠的終局下場淒慘無比,所以就當扯平〈X〉
 
  田中薰和昭姊弟劇情線貌似被浪費掉了。大概是因為原作小說把夏野弄死了,與夏野有關之小組自然拆散吧。小薰是一個質樸善良卻遭到童年玩伴小惠殘忍對待的單純少女,後來父母均遭惠陷害並屍變或死亡,昭弟有一段時間又失蹤下落不明,薰幾近崩潰求助少住持靜信,靜信那時候正迷惘於自己的生存價值,所以幫不了她。昭弟很有自己的看法跟膽識,年紀小卻很有勇氣,動畫組善良把他留住,否則薰會完全崩潰吧。從此姊弟尚且相依為命。
 
  談下我最不捨甚至看到遺體都快淚奔的律子跟徹。
  徹是夏野的好友,被惠嫉妒與夏野關係太好而遭到啃噬。變成屍鬼後每天被良心譴責,又不得不殺人來填補飢餓感。律子則是見過太多生老病死的醫護士,因為不願意見到任何人死去,在不幸變成屍鬼後,強忍自己的痛苦飢餓感也拒絕傷人遑論殺人,甚至最後說服了徹一起接受早已死亡的事實,不要為了自己的不幸去牽扯別人的不幸,這才是我最想憐愛之人嗚嗚嗚。
 
  千鶴大概就被敏夫設計給村人昭告屍鬼存在的那集表現最可愛吧。不過她死有餘辜所以沒什麼好說,另外Gackt配音的正志郎(推坑友人之一的RHODO為了Gackt配音入坑*笑)反而是屍鬼幹部群的最大亮點。因為他是站在屍鬼立場的人類,對沙子一干人等而言,也就是真正唯一願意接納屍鬼平起平坐的人類。即是說還是有人類可以接納屍鬼,然而為什麼非得演變成屠殺人類全變成屍鬼好建構屍樂園的場面呢?從這裡我只看見這群屍鬼根本只是因為貪婪想要更多,要讓屍鬼合理化存在,所以進行更多殺戮好異變整個村莊。
 
  如果屍鬼和人類硬要撇開道德,改稱其為兩個物種的物競天擇,那麼一方進攻一方抵禦誰都沒有對錯了?有的只是面對死亡前後的不同選擇。可是很可惜,人類之所以為人類,乃因為我們經過這麼多年代,能保有潛藏意識底下存在著撇不開甩不掉的良知與思考力,或者乾脆養一頭猛虎理查帕克來相處,然後每天跟少年Pi一起對抗這個經歷很久也對飼主沒什麼感情的大貓,差不多就跟與放棄心智的屍鬼互動一樣了。
 
  最後屍鬼女王沙子。沙子剝除身上穿得很哥德蘿莉的造型,個人還滿不喜她這角色WWW她不知道為罪惡感為何物,與溫柔善良的徹倆相談話間,表現出因為「肚子餓嘛~」這種自以為是(又一個病孩)覺得背叛給予幫助的好心人還很正常的心態,更讓我覺得討厭。這邊不知道小說原本是如何表現,即使是敘述變身屍鬼之前因後果的那段日子,也看不出有什麼內心徬徨掙扎,至始至終只在乎自己寂寞沒有家人,她給我的印象猶如穿戴一件裝飾人皮大衣的骷髏架,空有虛度長年歲月的知識,性格卻依舊嬌生慣養都是別人的錯,「只要自我有理通通可以歪曲無所謂。」偏偏她又必須仰賴其他人執行這項觀念。靜信待在她身邊說出自己終於找到生存價值,覺得非常欠缺說服力。他寫作自己內心掙扎糾葛的小說,給觀眾卻只是令人勉強明白這款心態,最終表現立場的抉擇沒有經過太多內心的爭論推導,只讓我明白他自私到白活了三十年,我認為這裡的表現手法有欠高明。
 
  繞回沙子。即使在百年前沙子被人狼陷害成為屍鬼之首,路途中所經歷的不見任何悔思,自顧自沉溺在寂寞。或許因為她是九歲死亡,學過的知識多半來自書籍少有親身體驗,保留著童稚天真的想法罔顧其他連帶影響。千鶴死亡和最後一集稍稍同情她被人獵捕,所以前面我才說倒過來用這集當第一集會比較同情屍鬼。沙子在窮途末路時還繼續在她以前去過的教堂質問上帝曾經問過的事情,片中也不斷強調屍鬼是被神屏棄的一族。
 
  是的,這值得憐憫,那這樣就有理由可以大開殺戒嗎?
  不得以必須做出違背身為人類時的反道德之事,就可以用各種藉口開脫嗎?
  錯舉物競天擇扭成歪理,其實擺明也只是為了綁架人類脅迫同意變成屍鬼的強盜邏輯而已。達爾文可從來沒替這種事情背書啊!她跟我喜歡恬靜欣然接受死亡美的哥德蘿莉相差有多,我對沙子不是很在乎。可惜了正氣凜然的大川爺,逮到沙子後被人狼變化的靜信殺死了。真是混蛋鴛鴦雙棲雙宿。
 
  雖然有曾閱聽者站在屍鬼立場那邊,如果是像徹或夏野這種願意克制自己的屍鬼我也想站他們那邊啊XDDD,即便已經非人的吸血鬼想要擁有活下去權利,表現方式令人覺得無法共存甚至死不足惜,說穿了為何還期望人類會想站在他們那裏?自願提供這種不知感恩的供血糧庫,請當我就沒說,但被殺死那也是經由自己同意及甘願的沒錯吧。
 
  大魔王人狼辰巳沒有特別想提什麼。他存在感很高,角色能力萬用,除了S外沒有特別感想,覺得表現得很片面。其『人狼』亞種稱號從沙子取來。設定上屍鬼跟西洋傳統吸血鬼很相似,怕任何神聖的東西(十字架、聖水、佛經、護符)、被陽光曬到會腐化、頭被切斷會死、被灼燒或木樁刺穿都會滅亡、只能吸血並進食一些水分維生、有人家邀請才能進出別人家裡。而人狼比吸血鬼還強,不怕聖符不怕陽光,可以正常進食,比普通人強壯,若吸血的話可以發揮原本的強大力量。有趣的是西洋恐怖文學及小說中的吸血鬼與狼人常有紛爭,常見也是狼人服侍吸血鬼,此故事裡的設定乍看也是如此,然而狼人卻比吸血鬼強WWW
 
  說實話我不太懂小野老師這部主旨想表達何謂,或許僅只單純描寫人的心性一旦到了邪惡滋長的環境,容易無限大的膨脹吧。用各種理由說服自己忤逆道德的事情都很正確,崩壞三觀打破界線,最後是自取滅亡、重新輪迴還是走向極樂?從靜信和沙子的個性及逃走的終局來推斷,也許會禁聲躲在某處悄然重新蔓芽。
 
  提點動畫第一首Opening。這首《くちづけ》(接吻)的樂團乃是在日本風靡相當久的視覺系樂團BUCK-TICK(花火師)創作,以樂團成員穩定度聞名。當初聽到主唱唱到低音時,驚覺跟《聖魔之血》(Trinity Blood)動畫版的主題曲《Dress》同頻率,經過查證果然是同一樂團WWW,歌手聲音很性感,雖然副歌我覺得譜曲有點可惜,但它越聽越有魔性,儼然成為屍鬼的代表曲目

 
 

 
推薦影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