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城廢墟%斷垣殘壁※

關於部落格
Baroque巴洛克/Classic古典/Gothic歌德/Preppy學院風/Punk龐克/Rococo洛可可/Steam punk蒸氣龐克/Victorian維多利亞風/Spiritus鬼靈精怪妖魔巫
  • 10651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美國懸疑恐怖小說《愛倫坡驚悚小說全集》讀書心得(二)

貓的感想
 
 
  《大漩渦歷險記》或譯作《莫斯可漩渦沉溺記》從初開場就出現了書中主角對於漩渦的精細觀察和描寫,好比日系廣告來個明顯正楷黑字,並用日語說著『極』的誇飾絕倫,愛倫坡在創作文采上很令人佩服的一點:為詳加紀錄他的世界觀如何具體呈現在讀者眼前,而能夠將文字細節描述得鉅細靡遺之強大耐性。
 
  和自己認識超過二十年的老友於某次巧緣下看了我以前創作的文章小說後表示,她特別喜歡我個人在景物上的著墨,如詩若畫完整呈現意境,宛如能讓人身歷其境。帶著這句寶貴的禮物,我重新欣賞了愛倫坡的文筆,才真正被那種足以堪稱深深撼動的精細給震撼個沒詞兒好形容XDDD
 
  確實。單單一個涯邊漩渦他可以洋洋灑灑寫下四、五頁都在強烈加深給讀者漩渦這大自然奇觀是如何浩瀚的令人撼動。儘管以我喜歡瑰麗詞藻但講究精鍊型的個性來說似乎稍嫌冗長,但其令人印象深刻的波瀾壯闊幾乎都給他寫完寫透寫盡了,以後要形容漩渦只能被愛倫坡影響──或許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也不一定?
 
  《漩渦篇》的精采處在於故事中段來到驚心動魄的漩渦裡逃亡。光是他的敘事我都能想像自己待在漩渦裡仰視渦中隨波旋轉的船隻殘骸,以及四周迴流的湍急黑暗,渦心中央上處光亮,下處逐漸墜落深淵。與海流對應的文章還有《瓶中稿》,最後面的世界盡頭感也是很強烈的將其展現,稍後再來談談。
 
 
 
 
  《告密的心》則是充滿惡意的明知故犯,和上回出現的《黑貓》動機雷同:「我心中有某種意念的驅動,所以我行動了。」在日後接連要提及的故事感想中,愛倫坡不只一次描寫這類型犯案後又自白的角色。以犯罪者犯案為主敘事觀,進行了一場只要兇手不表白,則天衣無縫的完美犯罪。
 
  角色關係不是著重點,重點是犯案者的精神狀態,還有整場犯罪方法的進行。在上面連結中記錄許多有趣的分析,其中美國詩人獎得主理察‧威爾伯提出,這則故事與愛倫坡的詩《致科學》是寓意的表述。那首詩展現了在幻想和科學之間的掙扎。在《告密的心》一文中,老人象徵了科學而理性的思想,而敘述者則是幻想者。思維辯駁相當有趣。
 
  主角是真善美不得而知,因某種莫名其妙的理由,突然轉變得暴力或者本身即是暴力代名詞,只是想藉由自白書起頭這點,來證明自己剛開始的無辜(同時加深讀者認同感)。我想起法國瑪麗安東娃妮特王后被鑽石項鍊案陷害,據說陰謀設計者莫特伯爵夫人(讓娜‧德瓦盧瓦‧聖雷米(法語:Jeanne de Valois-Saint-Rémy,因嫁給德拉莫特伯爵,故該文以莫特伯爵夫人通稱)遭到處罰後,隱姓埋名躲往英國,並出版自白書《回憶錄》,書中內容將珠寶購買計畫的詐欺過程全部栽贓給瑪麗王后(真夠陰險)
 
  回過頭來,明知道是犯罪的事情也明白會被處罰卻依然故意為之,滿載著惡意最後反倒又像良知發現似的,讓自己曝光於外最後被捕。愛倫坡描寫的這類型犯罪者,很奇怪最後都會自白,與其說良知發現或良心譴責,不如說這群角色只是想變態性的認定此為『個人豐功偉業』,藉此證明並炫耀自己的優秀。
 
  為什麼會創建這類角色,貌似在蒐集過幾篇的共同點後,可以大膽推斷愛倫坡認為「邪惡是人的一種本能,所謂善惡都是人的本質。」事實上我也認為這裡面沒有警示,不若寄予寓教的故事書,純粹是一個惡與惡的循環最後被不容於惡的那一面及社會給處決。惡意為出發點的作品,我想到近期的《Limbo》還有《Inside》,看到後面才會明白惡意的純粹。
 
 
 
 
  第三篇又回到了大偵探杜賓,我一直想到杜賓犬……題外我最喜歡的犬種是杜賓、哈士奇跟狐狸犬喔!〈不重要〉
 
  《失竊的信》內容是關於某上流社會人士的密函遭竊,結果遭敵對政黨人員勒索的事件。由於密函不能公開於世,警方雖知道犯者何人,然而苦無證據。假借其他名義對敵方進行搜索也一直無法尋獲,最後只好不情不願的求教杜賓。(求教還不情不願,可見自尊甚高),當然這個特意來向杜賓請益的警察是局長大人,基本帶著高官地位心態,而且想邀功好蓋過民間功績的意味。怎麼說呢,這位失竊信函的上流人士原則上有懸賞高額獎金,任何身分只要找得到都可以領頒,然而為保全警方面子加上不太願意分羹獎勵他人,所以局長一開始並沒有把很多該說的情報透露出來。
 
  不過咱杜賓哪裡省油燈,一聞就嗅出問題所在,還很壞心眼的讓局長跑來第二趟的時候,要求對方先具體答應會分出獎勵,再將經由他獨特偵辦方式取回的信函直接晾在局長眼前。拿掉推理過程仍然一個爽字了得。
 
  愛倫坡在這個故事裡指出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之所以能被社會公家機關肯定而當上警察局長,依賴的不一定是偵查實力(指對案情的分析或思考力),很可能是其他原因比方像杜賓稱許警方追緝時努力不懈且搜查全面仔細,因此往往根據經驗法則能夠破案。然而當身分地位固定後,思考力也可能會因為長年如此這般的經驗框架而遭到束縛,反倒被不照規則走的類型蒙蔽雙眼。這個觀點套用在畫師、作家或任何職業都說得通。
 
  常言必須尊重專業,我也認同確實要尊重專業,避免外行人領導內行人,但前提是我們必須要先理解整個情況的始末,才能找到正確的專業人士去處理專業能處理的問題。題外話,台灣不尊重專業的情況,在我觀察看來不一定是懷疑對方專業能力,普遍幾乎都是先入為主嫌報價太貴再來挑三揀四較多,簡言之死要錢,要馬兒善跑又不給良秣。
 
 
 
 
  《情約》如其名是個結局不算唐突,翻回過程也有跡可循,簡言之能歸類為羅曼蒂克的晦暗。這個故事說破點就不太有趣,主角是旁觀敘事者,他認識的朋友跟另一個女人之間才是情約故事的重點。這結局與其說是悲劇我倒認為是另類喜劇,只要正當的愛得以永恆,任何形式體現都是一種喜劇,當然最接近幸福指數100%,還是眾人祝福、合理結婚,並白頭偕老的愛情啦。
 
 
 
 
  世界盡頭的畫面想像之一,莫過於《瓶中稿》的終末結局。我讀瓶中稿的重點不在於瓶中稿,而是前一句對於愛倫坡所描寫「彷彿航行到世界盡頭的敬畏感。」瓶中信已經被普遍印象化為一種求救訊號,其實科學家也會利用這種方式收集洋流的相關訊息。這篇主角卻是利用瓶中信來留給撿取者『一段不可思議的旅程』,儘管這是個沒有結局的故事。
 
  我超想把這個畫面跟漩渦的畫面畫出來,只是不曉得能實驗到什麼程度就是了XDDD,話說愛倫坡還真是什麼細節都可以形容的仔細到破天荒欸,強烈的畫面產生,隨之而來的情緒響應也連篇迴盪。下回心得待續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