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城廢墟%斷垣殘壁※

關於部落格
Baroque巴洛克/Classic古典/Gothic歌德/Preppy學院風/Punk龐克/Rococo洛可可/Steam punk蒸氣龐克/Victorian維多利亞風/Spiritus鬼靈精怪妖魔巫
  • 10651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本科幻動畫《Psycho-Pass》

 貓的感想

  這篇故事起始於電視劇《大搜查線》知名導演本廣克行一直嚮往無與倫比的動畫,於是他長遠構思如何親手製作整個動畫作品企劃,直到2009年與Production I.G的製作人接觸,期間找來擅長硬派黑暗傑作的虛淵玄合作,整部動畫最終以「近未來SF」、「警察故事」、「群像劇」三方面的集合之姿登場。〈SF=Science Fiction 科幻〉,由於本作太多要素可談可議,以下劇透嚴重,且該動畫畫面含血腥暴力及獵奇〈本文不會貼〉,請自行斟酌。



  我每次立的標籤代表個人要提出的切入點,那麼從《關鍵報告》開始講起。《關》這齣是2002年阿湯哥主演的科幻電影,改編自菲利普狄克的同名短篇原著小說〈電影劇情走向有改編,概念主軸大致相同〉,故事背景建立在近現代社會,社會制度係由犯罪防治中心的中央電腦對社會結構進行大量運算所設計出來的防犯罪系統,目的在於預測出各種犯罪發生前的可能性,提早先將潛在犯獵捕以杜絕犯罪,好提升生活品質,只要誰心中擁有高質量的『犯意』,誰就會被獵捕進行長期『冷凍』。

  Psycho-Pass一劇〈以下稱《心》〉與《關》擁有相當的基礎概念,《心》主要是以一種能夠量化的心靈指數作測定,在各個公眾街角裝設測量心靈指數的儀器,數據會隨時送進衛生部中央電腦『西碧拉系統』進行判定──以此來決定『自己』的一生──可以說是立意良好且福祉能盡最大效益趨於完善的完美世界。

  《關》中利用能預測未來的三人先知各自提出預測的報告為基準,而《心》相同的部分在於除了大型防範系統以外,構成中樞都與前作一樣有個致命性可議點,理所當然此被視為最高機密,到底為何,真相請有興趣者自行發掘〈欸〉。《關》是電影所以能表達的支線有限,但《心》是動畫影集,能在這類環境設定底下列舉的例子自然有比較多空間可討論。頭兩三集即可明顯感覺到科技發達的環境中與我們現實生活中的突兀點。人性是無法被完全禁制抹煞,無論它是好是壞,有時候人只是心裡存在某種意念,此舉不等於人會付諸實行,但當秘密在這種被開誠布公的情況下,有些人反而會因此被逼上絕路犯下罪行,為防止犯罪結果的系統卻反而變成犯罪的催化劑。



  反烏托邦在前兩段應該也能看出來,如果還記得尚離未遠的《移動迷宮》、《飢餓遊戲》,或者世界有名的反烏托邦作品《美麗新世界》等等。夢幻理想國大家或多或少都曾經在心底深層希望過,然而用這種方式卻無異於促成『披著樂園皮的地獄』。由於個人這類題材看得尚且算多,所以這邊就不去詳談此意義,何況光簡介大概心中也能幾分理解,比此更有趣的反而是其他細微末枝,例如按個鈕就能達成虛擬實境的室內傢俱、能隨心所欲的變更造型的化妝粉盒,任何東西都可以用電腦提醒量化做出最完善的選擇。

  但最可怕的還是一生都在電腦幫自己測定好的指數裡過活,除了心靈指數是否汙濁會成為潛在犯以外,它還會建議你(根本是指派)做某些電腦幫你設定好最適合的工作,人擁有的自行選擇權已經被遺忘。仔細思考一生都被掌握在電腦運算之中,《駭客任務》那種身不由己,自己卻無法擁有個人意識,或說個人意識逐漸被消弭卻渾然不自知的虛擬世界。



  關於操縱式犯罪手法。因為動畫開門見山就有交代本季的故事主脈絡,所以這邊也算不上需要點到為止的秘密,於是後面陸續直接點明了。之前我大略速記心得的時候有筆記,槙島聖護(槙,音同:顛)這個Boss所使用的犯罪方法與《Monster》一片的怪物『約翰』無異:尋找擁有『犯意』的潛在犯罪者,將『手段』交付給潛在犯,而自己樂於當個藏鏡人。其實早前這個手法最著名使用者之一是《福爾摩斯探案系列》的莫里亞提教授。表面看似普通數學教授的莫里亞提其實是犯罪組織首腦,以個人領袖魅力將犯罪手段交給屬意的下屬去執行,自己則躲在黑幕背後嘲諷似的狂笑。

  幕後黑手難以被他人查覺,難防亦難捕捉,除此之外我上面提到的『個人領袖魅力』,在社會群組中是一個值得探討且有趣的特質。《心》裡有個隱居山林中,名叫雜賀讓二的臨床心理學教授曾經提過社會中具有強大影響力的幾種人,其中之一是擁有個人領袖魅力〈因為當時我用快閃記憶體看動畫所以其他特質忘了*欸〉,個人領袖魅力無法凝望卻真切存在,總有人明知對方是犯罪者卻偏偏願意跟隨,這即是此人被對方的魅力所吸引,以此用來深究心理學相當有意思,但這邊暫且粗淺帶過,對於聖護的相關討論可以去此討論板查看。

  繞回來之所以會先想到約翰,我想大概是因為片尾曲是『沒有名字的怪物』吧,點此看相關資訊



  談談角色部分。
  剛開始以為自己會站在聖護這邊。因為我們動機一樣,喜歡用第三者的眼光去觀察事情,只不過個人依然無法容忍他經手導致的犯罪行為。想要看見人性的光輝也不是嘴上說好玩,我非常相信這點。雖然不會採取極端方式來作為,倒是很能體會聖護說『被西碧拉系統控制底下的人是否能以自己的意志去行動而不再當一個唯命是從的棋子』之想法,剛開始的犯罪行為乍看還有點必要之惡的味道,不過到後來被公安局警官慎也逼出原形時,他才逐漸顯露出內心真正的目的。

  所謂的觀察只是次要元素,真正希望的則是他討厭自己『免罪體質』被西碧拉系統排除在外。就算心靈指數永遠是正常值,就算殺人也不會被系統判罪,可是那反過來就等於表明『你不被認可存在於系統內』,沒有像系統生活下的普通人被安排未來,一如慎也提及,聖護就像個得不到母親照料的小鬼,但聖護的反駁也很具說服力,這同時是故事開頭那群被系統判定為潛在犯的心聲:「你們這些一開始就被西碧拉系統認可的人,能理解我們這些一開始就被捨棄的人的心情嗎?!」回頭看來聖護的最終審判,以那種方式完結大概最幸福吧,他厭倦了人人隨時能被取代的完美世界,因為系統規定之下,人的單一獨特性已被消弭。至少他在慎也心中是個無可取代的罪犯。

  印象最深刻的是頭盔男當街殺人,大家卻一臉沒有反應,只是站在旁邊圍觀拿手機拍照,還有女學園肢解殺人案,工程單位看到也自動先認定是擬真藝術品的態度真的讓我看得還滿爆氣,小朱那時候有解釋,因為大家習慣西碧拉系統帶來確切的社會安定,導致現代社會的一般常識跟危機意識感都弱化得很嚴重。當下我無敵希望先把那群殺人犯逮捕吊打當眾肢解算了。反正民眾已成集體白癡,大概也不為所動,既然如此將當場邪惡以暴制暴並無不妥。聖護所謂『當棋子與否的挑戰』論點,我對此很有共鳴是來自於這幾個橋段。



  整齣下來我最喜歡的角色是與聖護相為宿敵,站在正義方的執行官狡嚙慎也。慎也以D&D陣營來表示的話,大概介在『中立善良』VS『混亂善良』之間吧,聰穎睿智、勇於闖關、身手矯健、擁有自我衡量尺的正義派刑警。慎也很有禮貌,他會安撫被害者,即使利用對方當棋子也會誠心道歉,跟過往看到的混亂善良型角色不太一樣,而且他不一定會照死板的規條走 。這麼優秀的男人哪裡找哇,希望他好好脫逃了!若有機會能身為警官,我大概也會選擇和他一樣,雖然大多數時候奉公守法,然而「法律是死的,人卻是活的。」,有時候不能完全按照法律的歷程行走,我沒辦法像女主角小朱散發著全然的法律之光,所以慎也後來不能加入聖護相關緝捕案的時候,他選擇叛逃公安局,改用自己的方式去尋獵對手,一隻靈敏又危險的獵犬。

  不知道有多少人聽過『警察或罪犯,一線之隔』。罪犯思考的方式,警察同樣會循線思考,可是如果中間有什麼變故或引機,那警察也很可能會轉彎。福爾摩斯曾說他若選擇走在黑暗那端,沒有任何人能抓住他。狡嚙在故事中有如此味道出現,所幸最後他選擇自己的信念。



  最後感謝動畫組讓我看到近期如此精彩刺激的片子,背景設定在2112年前後,我相信這個系統的概念要成真並不難,現代科技日新月異,很久以前如童話般的魔法電影存在著遠距離感應,如今手機通訊以能做到這般程度。這部動畫多加延展了許多方向,讓我們能回頭思考如此是否真的值得,人與機器的協調間又應該是怎麼樣一回事?平衡不能被破壞,任何事過猶不及皆非好事。

  說來剛開始看到天野明角設害我嚇到,因為個人對家教的劇情印象不佳,簡單說是被打著MAFIA名號騙去看完後,除了失望還有點生氣。但是這齣完全翻案!天野大媽在Psycho-pass的角設方面很優秀,除了她之外覺得也不適合再由其他風格來主導,所以天野太太拜託,日後新作請加油!重點補充:賽博龐克〈或稱電腦叛客〉

  「當你凝望深淵時,深淵也在凝望著你。」尼采名言,在本劇曾經出現過。我很喜歡這句格言,也只有徹底醒悟時,才會感覺到這句話的嚴重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