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荒城廢墟%斷垣殘壁※
關於部落格
Baroque巴洛克/Classic古典/Gothic歌德/Preppy學院風/Punk龐克/Rococo洛可可/Steam punk蒸氣龐克/Victorian維多利亞風/Spiritus鬼靈精怪妖魔巫
  • 1088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ZERO【METRONOME】Note Crotchet #31

  “Care killed the cat, Sis.”〈好奇心殺死貓,姊。〉
 
  「不能用正常點的方式嗎?例如說先行提醒啊。」放下茶杯,我心有不甘地回應。
  「面對陌生人必須防患未然。」
  「什麼嘛,對我總可以來個溫和告誡吧。」
  「那樣不就是了?」結束紅茶接著替換綠茶,賓滿不在乎。
 
  弄得像懸疑片般驚悚是哪門子溫和?明知道理虧在先,我仍舊為自身偷窺行為尋藉口,持續消遣對方:「那句話有後半截呢,好奇心殺死貓,但滿足就沒事。知道嗎,小英國人?」
  酒紅髮只消片刻沉默,接著茶杯停滯於半空,依然一本正經:「屆時就來不及了。莎士比亞會因妳遵從他的名句被害死而哭泣。」
 
  「……才沒有這種事呢~」
  「事實擺在眼前,」他神情自若說道:「因為是妳才稍微提醒一下,換作是別人none of my business.
  「人小鬼大的傢伙~」這孩子何時變得如此伶牙俐齒,或者這才是廬山真面目?開玩笑捏住他的臉頰,對方瞇起雙眼,五官越來越似亞裔。我凝望著弟弟,心頭幾許五味雜陳。
 
  「為何露出那種眼神?」少年投回銳利目光掃視的自己一身膽顫。
  「……什麼?」
  「妳在考慮什麼?」
  「沒有哇……」心思被穿透感覺不太舒服,我默想。
 
  「沒必要隱瞞我。」
  「什、什麼嘛……先隱瞞的不是你嗎?」
  「我怎樣?」
  「…呃……像是小嘉的事!你迴避好幾次了。」
  「不知道比較好。」
  「這很難說吧。」眼見機不可失,我連忙順勢往內探知:「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不是比較妥當嗎?」
 
  「是嗎?」放置已然空去的茶杯,少年仍舊毫無表情,眼神卻是若有似無地散發出『妳的提議不會比我深思熟慮』如此盛氣凌人的態勢。假若未來他就職軍警的話,或許犯罪者很快就會從實招供了吧。然而今天可不同,既然彼此都是家人,與家人商量家人的內情,未嘗不可?
 
  「原先對我已有懷疑。其後由於深知偷窺是不當行為,所以妳擔憂被當場逮到而心生羞恥與恐懼,卻又不得不因為好奇去查證。再來發現我的所做所為後,彷彿預見未來必須面對有嚴重心理缺陷的對象,最後又在出乎意料的狀況下,被我逮住變成現行犯。」他突然有條不紊地歸納解析,少年酒紅色雙眸陣勢銳不可擋。
 
  「聽完這段事後諸葛的言談後,詩緹菈呀,若還能秉持中間立場接受前因後果,我就告訴妳亞絲杜嘉的事。」史考賓驟然斷下結論,有感老練靈魂裝錯軀殼似的,我瞠目直視少年,對方活像個歷經數年風霜的警探。
 
  「……我,沒有把握自己會像你保持一貫冷靜,賓對我而言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人呢。但自己總有身為家人應被告知的權利,以及彼此分擔的義務吧。再說你剛才那段分析,到底是否事後諸葛,也要我這個聽眾認定才算數?」凝視彼岸少年認真的臉龐,自己拿出同樣認真的回應。
 
  「噗哧──」
  「……怎麼了?」
  「還真是誠懇啊~」對方沒來由地忽然發笑。
  「…有、有什麼好笑?」我不明白為何做此反應。
  「雖然天真,不過我就是中意妳這點。」斟滿淡香的茶杯再度拾起,少年十五歲的嘴唇緩慢道出:「總是比自己優先考慮他人。」
 
  「你不也很認真敘述那段超齡的話嘛?」年幼卻比自己更像成人,我心底不是滋味。
  「那是我跟人商量過後的決定。」賓的茶杯持續懸掛於半空,接著不疾不徐解釋:「包括心理實驗、亞絲杜嘉的事,還有某些生活瑣碎。面對現在的妳,我不諱言,有人在背後下指導棋,而且效益匪淺。哦對了~」
 
  弟弟輕巧湊近,一字一句清晰入耳:「被門岱勒領養時,我就在工作了。」
 
 
 
  家裡每三年輪替管家跟女侍的慣例絲毫未變。聽說繼父與他過世的前妻並無此規定,如此一來原因肯定出在母親。與生父切斷關係從此遠離過往紛爭,母親薇奧麗娜自從二度改嫁豪門後,同時考慮斷絕與我跟爺爺的聯繫,最終是繼父說服她前來迎接我。
 
  繼父與前妻有個長子早已成家立業,僅有一兩次家族聚會打過照面。母親正式成為當家夫人時已懷孕,萬分呵護下成長的嬰孩即是現在的亞絲杜嘉。我回憶她拋家棄子之前曾經流產的事,那朵尚未出世就逝去的美麗,已隨著當年母親折斷的花瓣凋謝入土。
 
  「菈菈!」黑髮女孩如此親暱地叫喚。
  或許不知不覺中,我早將那殞落的生命與亞絲杜嘉重疊。
 
 
 
  「妳對繼父很陌生吧。」
  「……確實是呢,沒有什麼接觸。」懵然抬頭附和少年的肯定疑問句。
  「提醒妳,他很功利主義。」
  「咦?你怎麼──」
  「什麼原因妳會願意領養現任配偶跟前任的兒子?」
  「這個……意思是他在利用你?」我不敢置信自己口中得出的結論。
 
  「真聰明。」微笑明顯地刻劃出痕跡,史考賓非常難得的笑容。
 
  「可、可是……利用?太奇怪了吧?」
  「當他發覺我的數學能應用在經商的資產帳簿時,猶疑立刻轉變成竊喜。」
  「你幫繼父作帳?!」
  「交換條件是供應資源到我能離家自立為止。」
  「唔……」
  「那隻事業漸趨穩固的老勢利鬼,還沒完全信任那女人呢。」少年嘴角泛起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
  「這話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他將所剩無幾的紅茶入腹,再用紙巾仔細擦拭唇邊。
 
  「晚上十一點來找我吧,講個深夜故事給妳聽。」少年話畢,擅自離開花園涼亭。我愕然將手指輕輕覆蓋在他剛實行親吻禮的額頭,回味對方一反常態的熱情舉止還有伶俐言談。終於接觸到通往晦暗深淵的道路,我深呼吸盡可能保持沉靜,等待著夜幕蒞臨。
 
 
 
 
 
 
 
 
 
 
 
 
 
 
 
*自家引用:
 
*活動出自:《ZER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