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荒城廢墟%斷垣殘壁※
關於部落格
Baroque巴洛克/Classic古典/Gothic歌德/Preppy學院風/Punk龐克/Rococo洛可可/Steam punk蒸氣龐克/Victorian維多利亞風/Spiritus鬼靈精怪妖魔巫
  • 1088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ZERO【METRONOME】Note Crotchet #30

  「什麼意思?」
  「嗯……」他抿著嘴唇手背覆住,才緩慢啟齒:「掌握住動向。很多事情迎刃而解。」
  「是嗎?」
  「當然了。」紅髮少年身形日益挺拔。我豪邁淨空第四杯杜松子酒,微醺醉態、左右搖晃,擺頭向他右肩靠攏。絢麗迷醉的酒紅色頭髮濃郁陳香,倚賴著肩膀鬆懈傾斜。路燈光暈照明了我們門前台階,玻璃酒杯與黑影對飲,地面冰雹不知不覺融化成水。
 
  「難受?」
  「麻煩才對。」
  「你討厭他們嗎?」
  「正確說來沒有感覺。不管是’N,爸爸、繼母還是繼父完全不在乎。」
  「漠不關心啊…」
  「畢竟,這裡真正善待我的人僅有妳……只要妳願意一切都能解脫。追根究底,源頭的他們全部送葬,事情確實會簡單許多。中止可能的危機。」
 
  後續斷句沉默,你冷笑。漫談當自己得知出世的背景惹人爭議,父母存在身邊與否又當如何。相處寥寥幾年生父依舊捨棄離去,無所謂縈繞並佔據心靈,任憑週遭改變卻從未付心神的冰冷態度,一遍又一遍堆砌城牆。
 
  你淡漠的笑意銳減,溫度驟降在脣形上依順邊緣圍繞。但見你面無表情,我終於發覺異於平日理智的情況,幼年與週遭環境切割後,徒留殺戮的思緒。原來沉著表現只是隱忍嗎?這孩子思考的方式未免太恐怖了。
 
  「……我能改變某些事……」你雙手十指交叉,思緒徘徊晦暗。夏夜清泠晚風吹拂,我卻哆嗦打顫。
 
  ……還有等死的未來。
 
  你脫口而出的句子我斷然抗拒,回覆的血色眼眸狠狠瞪視,其後你斷然深陷沉默只是冷眼旁觀數十秒,我憤懣拿起瑞士摺疊刀,用利刃往自己身上猛烈行刺。刀身抽起霎時血花飛濺,傷痕宛若烈焰灼熱焚燒,往昔逝去的那些影像走馬看花在腦海裡輪轉。
 
  死亡之寒令人屏息,亦禁止等待。你伸手擋住連續攻擊一邊奪去武器,我與你全身沾染悲傷的氣息,絕情的令人痛苦,絕望的令人痛苦,絕對的令人痛苦。盛開彼岸花沉鬱你酒紅色雙眸,我倆相仿的顏色。如果你背負原罪,我亦然。艷紅大理花指路去安居之所,酒紅色彼岸花竟是背道盛開。
 
  「這樣很好。」
  「……好什麼……」酒醒,我感覺懊悔,雙手撫摸你血跡斑斑的手臂由衷抱歉,遺忘了方才的自戕舉動。你舔吮手臂上的凝血,彷彿早已習慣了微鹹的鐵鏽味道。那極度不安感悄然於心中擴散開來,面頰上你所帶來的親吻是決意。
 
  撕下襯衫做緊急包紮,暫無罣礙。前往醫院的路途,你一語不發再度陷入沉默。十八歲與十五歲身影,相互陪伴彼此在治療室消磨,醫院電話聯絡暫且居住美國的雙親,趕來關切卻是我們繼父的長子。羅織愚蠢謊言於是任由那男人責難,我低頭默認自己行為不當,你則面無表情置之不理。
 
  「賓……對不起。」我細聲表示永不再做出那種事情,更害怕我成為將你導向極端的助力。只要想起此事,我著實是萬分自責。
  「妳,討厭他們嗎?」
  「……」
  「那種親屬,還有’N。」
  「……對不起,我醉了。」
 
  「只有’N是吧?」
  「……嗯。」
  「我知道了。」瞅住他再次深陷回沉默。我只敢低頭避免四目交接,心中仇恨與逃離兩相矛盾,天人交戰。
 
 
 
  我靜默模仿羅丹琢磨的雕像,任由千頭萬緒沉澱心底暗潭。尚且徘徊在鮮明清晰的夢境,陽光穿透窗戶內輕柔喚醒。矇矓睜眼探究心驅使,以及體內血液竄流著躁動,凝視四周發覺在自己熟悉環境。我,感覺到,那少年的身影甫自心中漸趨消散。
 
  遺忘他已不復返,我恍惚探尋記憶。
  承諾,切勿被實現。
 
  「請待在某處等著我。」手指撲空了頸上那條遺失的銀色墜鍊,我心焦如焚在脫軌的幻境中,獨自懊悔。
 
 
 
 
 
 
 
 
 
 
 
 
 
 
 
*自家引用:
 
*活動出自:《ZER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