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荒城廢墟%斷垣殘壁※
關於部落格
Baroque巴洛克/Classic古典/Gothic歌德/Preppy學院風/Punk龐克/Rococo洛可可/Steam punk蒸氣龐克/Victorian維多利亞風/Spiritus鬼靈精怪妖魔巫
  • 1088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ZERO【METRONOME】Note Crotchet #28

  「怎麼了?」雖然抱持歉意,但自己心情不太穩定,難以和氣應答。
  「……生氣?」雙眸閃動著些微警戒,他反問。
  「沒什麼大不了。」
  「是嗎?」
  「去忙你的事情吧。」揉一下對方頭髮,我催促道。
  「~不說不走。」
 
  「沒事~別問了。」
  「不說不走。」他依然死守原處未動。
  「請離開,別讓我提第二次…」
  「不說、不走。」順著男孩開闔的脣形望去,那語氣越發強硬。
 
  「夠了!」無可忍耐我終於爆發:「別以為我什麼都順著你,走開!」
 
 
 
  千堂水脈,勇敢擋住並面對前方鏡頭裡猙獰恐怖的白衣惡鬼,女子褐色短髮配戴眼鏡,雖然顫抖地操作機台,但比起後方負責嚇得驚聲尖叫的我們還要強悍。準星裡閃動、相機喀嚓聲、女子屏氣凝神斷然地觸擊按鍵,儘管最終以結束收場,我仍然對遊戲重重緊張氛圍感到心有餘悸。「日本遊戲很厲害。」心中對揮之不去的險惡畫面連聲讚嘆,電玩竟然可以如此真實。
 
  「……試試看嗎?」女性轉身詢問我們的意見,我趕緊搖頭表達婉拒。自己這方面笨手笨腳不甚靈活,無法立刻會意螢幕圖像銜接手指迅速撥弄機器作出反應的關聯性,印象中賓對這類玩意兒亦很在行。沉靜瞥了身旁的澤羽,猜想他願意嘗試的機率。由於三人遲遲未作決定,選單隨即進入倒數讀秒,盯住跳動的數字我回味方才探險。
 
  那幢古色古香的日式宅邸本當展現東方麗韻,如今徒留幽暗陰沉。女主角謹慎步入其間尋找兄長失蹤之謎,好不容易擊敗凝聚怨念生成的巫女妖怪,然而淨化儀式結束瞬間,女主角還是無法喚回失去的親人。「知道真相反而更難接受。」悲劇結局赤裸裸從皮膚毛細孔各處滲透,這是探尋真相的必然結果之一,而且是佔據率最大的一種,沒辦法接納還不如最初就別穿越界線。思考目前身陷於ZERO的處境,再度因為恐懼風起雲湧而產生抗拒,若果此為真相,又應當如何?
 
 
 
  唇角沒有任何一絲笑意,至始至終。
  酒紅色雙瞳,我長期試圖從中讀取訊息再度失敗,這次依然沒有迴避常例。祇是男孩遭受咆哮非但沒有作出退讓,反而緊揪住我的衣裳,繼續他一腔平板固執:「不、說、不、走。」
 
  「……無可奉告。」自己下意識抵抗,為了不肯透露的傷人理由。
  「妳跟她吵架,因為我。」弟弟回應道。
  「所、所以……呢?」支支吾吾應答,我有些驚訝於男孩反應竟然如此平淡,他全部聽見了吧,那些殘忍不堪的事實。再度向母親提醒正視弟弟亞斯伯格特質的問題,結果她用大發雷霆作為拒絕,忍無可忍亦觸發了我冥頑脾氣,兩相不讓。她順勢藉此機會將弟弟是第三者孩子之事全面爆開,一個接一個將自己原本由衷好意抨擊的體無完膚。
 
  第三者,
  那是誰?
  第三者冷凍胚胎,
  那到底什麼東西?
  第三者冷凍胚胎試管嬰兒,
  史考賓是那樣被生下來嗎?
  第三者冷凍胚胎試管嬰兒人工授精,
  可惡!你們憑什麼!為什麼這麼做?
  第三者冷凍胚胎試管嬰兒人工授精代理孕母。
  代理……是母親妳嗎?成為第三者的子宮……
 
  「所以妳還為借我產道的小雜種抗辯?」
 
  我無法思考,擁抱著空虛感,自顧自扛負糾結,無處發洩。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莫名奇妙的秘密宛如火山熔岩任意侵蝕認知。正常家庭能容納如斯雜亂的背景?不對,這個家庭根本從未正常,從來沒有。即使大約歸納超出理解範圍事物的結論,但被囚禁在狹隘庭園般現實的我,如今還能夠做些什麼。
 
  「妳別介意。」弟弟安靜且緩慢言語:「我早知道了。」
  「……你不難過嗎?」用手撫觸男孩心口位置,只能面帶哀傷看待整件事的最大受害者,一陣無力感淹沒自己。
 
  「不會。」
  「可是那種事……」
  「沒有連結,無所謂。」史考賓與表面年齡相悖的從容:「有妳,行了。跟我來。」
 
  呆若木雞。
  心中千頭萬緒還無法全然轉化,頭腦混混沌沌,只是任由他牽手引道花園,黑髮小公主坐在白色大理石搭建的漂亮涼亭中央,看見我們後立刻前來迎接。弟妹們似乎策畫了秘密的花園宴席,定睛發覺裝飾南瓜吊飾的墨藤蔓蜿蜒長柱,涼亭內鋪墊著黑與金華麗紋路交錯的地毯,頂端懸掛女巫、黑貓、蜘蛛與蝙蝠玩偶,即將入夜的景色襯托出涼亭兩側燭臺造型燈光輝熠熠。
 
  「這……」是來自異教的萬聖晚宴。欣賞周圍點綴弦月飾品的精巧佈置,地毯擺放好幾籃各式各樣糖果餅乾,熱鬧繽紛,我看向管家跟女侍們令人莞爾的吸血鬼貴族裝扮。
  「很漂亮吧,菈菈!」
  「……Halloween嗎?」
  「幾天前我要求媽咪買的唷,賓哥哥的主意~」身穿橘黃亮麗洋裝,小嘉眉開眼笑。
 
  「嗯?」原來實際派的弟弟對這種節日有興趣嗎?
  「不是那樣。」他很快將投射的疑問反彈回來。
  「那是~怎樣?」
  「……妳…因為──」等待男孩尾音後解釋,妹妹搶先替他回應:「因為菈菈最近心情好像不太好啊,所以辦個快樂晚會嘛~」
 
  「我……很明顯嗎?」
  「好像有一點耶。」女孩溫溫吞吞回覆。
  「豈止,」小哥哥卻迅速銜接話語:「簡直像妳臉上有刻字。Sis,任何由那女人所述關於我的事都別放心上,不想見妳心情鬱悶。」
  「唉哟…哥哥講話好直……」
  「少囉嗦。」男孩反盯了妹妹一眼,立刻陷入沉寂。
  「不要兇人家嘛~」小嘉嘟噥,依舊緊拉哥哥的手臂不放。
 
  不曉得應該如何回答,頃刻間我覺得自己很愚蠢,只在乎最糟糕的一面,只顧想逃開這一切,完全遺忘了還有真正關心自己的人們。即使我們依然未有能力處理,至少能夠互相慰藉彼此倚賴。記得自己伸出雙手環住,更加用力抱緊孩子們。萬物百態偶爾屏除戒律無妨,依循念頭偶爾放縱無傷大雅,暫時不想再當個一直隱忍自我的人了。
 
  天主教徒禁止萬聖習俗相關活動,拋諸九霄雲外。今夜我要掙脫束縛。
 
 
 
 
 
 
 
 
 
 
 
 
 
 
 
*自家引用:
 
*角色引用:
 
*活動出自:《ZERO》、巴哈《團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